Latest Post

纤维作物的环保和可持续发展优势和挑战 白兰的越冬管理养护

当前,随着农业种植结构的调整,发展效益农业已深入人心,但是,由于使用农药不当而引起的各类作物药害事件时有发生,给种植户带来一定的损失。因此,如何搞好农作物安全生产,正确合理用药,做到防患于未然,值得大家高度重视。

黄化主要发生在植株的茎叶部位,以中片居多,引起原因是农药破坏了叶片内的叶绿素,轻者叶片发黄,重者全株发黄。

药害引起的枯萎往往是整株都有症状,一般是由除草剂施用不当造成的。药害引起的枯萎没有发病中心,且发生过程较迟缓,先黄化后死苗,输导组织无褐变。

由药害造成的植株生长缓慢,症状与由生理病害造成的发僵症状或缺素症相比,前者往往伴有斑点或其他药害症状;而中毒发僵常表现为根系生长差,缺素症则表现为叶色发黄或暗绿。

有些农民存在着用药越多、防效越好的观念,使用时不看说明,不相信推荐剂量,往往成倍增加用量,造成药害。如粉锈宁使用过量,造成小麦叶片发黄、干枯;玉米田超量使用莠去津成分的除草剂,可导致下茬小麦受害,表现为年前出苗不整齐,叶发黄;年后生长缓慢,不分蘖或少分蘖,穗粒数明显减少,千粒重下降。

一是农民对农药保存不善,造成农药标签脱落或模糊不清;二是农药经营者业务素质差,给农民拿错药,农民在使用时又不注意认真核对,造成错用农药。如大豆田使用的除草剂氯嘧磺隆,错用了小麦田除草剂氯磺隆,施用后造成了大豆绝收。

有些药剂混配可以提高活性,如杀草隆与草枯醚混合使用,在稻田中可同时杀死一年生杂草和多年生莎草科杂草。但有些药剂混用会产生药害,如脲类除草剂与磷酸酯类杀虫剂混用,会严重伤害棉花幼苗,敌稗与2,4-D、有机磷农药混用,能使水稻受害。

在土壤中持效期长、残留时间久的除草剂易对轮作中敏感的后茬作物造成伤害,如玉米田施用西玛津或阿特拉津,对后茬小麦有药害;大豆田施用氟乐灵,对后茬小麦有害;小麦田施用苯磺隆,对后茬花生有药害。一般表现为出苗迟缓、根少、叶黄、生长受到抑制,严重时造成幼苗死亡。

许多农民不了解农药的性质,不分杀菌剂、杀虫剂、除草剂,也不管适用于哪种作物,只要是农药即用于防治,造成作物受害。如敌百虫不仅对高粱易产生药害,而且对玉米、瓜类和豆类幼苗也能引起药害。

农药,特别是除草剂,在喷洒过程中,小于100μm的药液雾滴极易挥发并随风飘移,致使邻近被污染的敏感作物受害。如2,4-D丁酯地面喷洒时,其雾滴可飘移1000~2000m,禾大壮地面喷洒时,雾滴可飘移500m以上。如在玉米田喷洒除草剂,不控制飘移,可使邻近地块的豆类、蔬菜等作物遭受药害。

多喷头喷雾器喷嘴流量不一致、喷雾不匀、喷幅联结带重叠、喷嘴后滴等,造成局部喷药量过多,使作物受害;背负式喷雾器采用圆锥喷头,左右摆动,蛇形前进,造成重喷,增加药量,造成药害。另外,药剂配制时,不进行2次稀释,使高浓度的药液集中在喷杆内,形成先喷出的药液浓度高,易出现药害。

各种作物不同生育期,对农药的敏感程度不同,使用不当,可造成药害。如小麦拔节后使用2,4-D丁酯,可导致小麦上部叶片和麦穗畸形,少结实或不结实,甚至难以抽穗。

喷药后药械未进行彻底清洗,又在其他敏感作物上使用,常发生药害。如在麦田喷洒除草剂后,清洗不净,又用于豆类、蔬菜等作物上喷洒农药,就会造成药害。

有的农药需要一定的环境条件,如果环境条件不适,就可造成药害。如大豆田应用甲草胺、乙丙甲草胺以及乙草胺时,喷药后如遇低温、多雨、寡照、土壤过湿等,就会使大豆幼苗受害,严重时出现死苗现象。

若是叶片和植株因喷洒药液而引起药害,可在早期药液尚未渗透或被吸收时,迅速用大量清水喷洒叶片,反复冲洗3~4次,尽量把表面的药液冲刷掉,并配合中耕松土,促进根系发育,使植株迅速恢复正常生长。

产生药害后,要及时浇水并追施尿素等速效肥料。此外,还要叶面喷施1%~2%的尿素或0.3%的磷酸二氢钾溶液,以促使植株生长,提高自身抵抗药害能力。